丫丫花语—每朵花都有个美丽传说!花语生活尽在www.yayaliyi.com/huayu/

蓝色鸢尾花的传说

2015-05-25 11:27:16来源:花语

蓝色鸢尾花的传说:

海音城堡年轻的城主肯静静地站在城墙上,看着这个泛着血腥和污秽气息的天空,金黄色的长发披了一肩,顺着优美的腰线流泻下来,嘴唇因紧闭而血色尽失,苍白的脸色上,一双依然璀璨的眼睛潜伏着熊熊燃烧的烈火.

蓝色鸢尾花的传说
“我们真的会输吗?康拉德你告诉我?”

白袍法师康拉德把手一挥,一处天空顿时漫天飞雪,雪花驱散空气里混浊的血腥.

“年轻的城主,纵使我魔法无边,神灵的裁制和决定仍不是我所能看见的.”

“我知道了,康拉德.”

薇薇安手持着MANA魔杖,默默地看着肯.

不敢问……

从肯庄重的眼神上,她太清楚重压其上,肆虐在这片天空的丑恶的东西:权利,欲望,仇恨,血腥.不敢问,默默地在他后面陪着,看着肯的双肩微微颤抖,她感觉出肯的悲怆和无力,甚至一种绝望.薇薇安的手跟着颤抖起来,她的王子怎么了?她觉得如此陌生,肯一向充满力量,自信和温暖.

“安,来我的身边.”肯回头望着薇薇安.她走上前,望着肯泛着悲痛的灼灼目光,是谁让这双清澈的眼睛受到伤害.不能原谅,她坚决不会原凉他们.

“安,如果我没法阻止这里燃起熊熊烈火.答应我,离开这里,躲得远远的.”

“肯,我在城堡周围种上的鸢尾花,要开花了.我要亲眼看着它们开花.”

“我的安……”

不停的有人宣战,不停的.

城堡里十字军团的精锐骑士受到一股邪恶魔力的召唤,纷纷背弃城堡.

“我一定要赢的,为了你.”

肯坚定的,怀着必胜的信念带领着最后剩余的忠诚骑士们背水一战.

康拉德耗尽生命和毕生魔法在海音城堡周围设置一个魔法屏障,暂时坚持一段时间.白袍康拉德倒下了,他用自己的鲜血至死保护着他至爱的这片土地,生命枯竭那一刻,他对着薇薇安说:“孩子,也许只有你能阻止这一切.”

“我能做些什么,康拉德,你告诉我,我要怎么样才能帮助肯?康拉德,你告诉我?”

康拉德永远地闭上眼睛,白发泻满一地,说不出的凄凉.薇薇安无法压抑心中升起的拼命想要压抑的恐惧:“到底怎么了,康拉德暗示的是什么?,薇薇安,你真的有力量解救这里吗?”

魔法屏障撕开裂隙,屠杀无法扼制的开始,忠诚骑士的鲜血淌红海音城前的那条护城河,尸横遍地,血肉横飞.曾经的碧水青天刹那间沦为成一片绝望的地狱.

“为什么?”

肯悲愤的声音在城堡里大声回荡,回荡在这片无处不在的鲜红色.

薇薇安冲上前紧紧地拥抱肯.

“为什么!!!!为什么!!!!为什么!!!!”肯抓不停重复地问着.疯狂地,仿佛失去理智.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诅咒?

薇薇安轻轻地爱抚着肯的长发,拥抱他,泪水顺着眼角滑落,“我的肯,到底我能做些什么,哪怕代价是粉身碎骨,万截不复.”

“安,你马上走,离开这里.”

肯毫无留情的推开安,薇薇安跌倒在冰冷的地上.

“我要一个人战斗到底,安,你马上离开这里.”

肯冷冷的说,转身离开.

薇薇安从地上爬起,一把拔出肯的佩剑,紧紧地握着,没有妥协的意思.他们四目相对,直视彼此灵魂深处,薇薇安一字一句地问:“在你的眼中,我就是这样的一个贪生的浅薄的女子?”

肯回过头把她狠狠地拥抱在怀里,揉碎地抱着.“不是的,不是这样,安,死亡……我似乎已经感觉到它黑暗的,妩媚的笑容,我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世界会突然疯了,都疯了,可是我要你活着……我不能失去你……因为只有你活着,我才有继续抗争的力量……..我的安,我又岂能让你承受这份残酷.”

泪如决堤.

“安,感觉到我在发抖吗?除了对死神愤怒的颤抖,还有我的害怕,你知道我害怕什么吗?我怕的不是外面无法扼杀的邪恶力量,我害怕的是恐怕再也没有力量保护你.

这两人纠缠在一起宿命到底是什么?

10岁那年,薇薇安晕倒在城堡门口,12岁的小王子肯救了她.记得醒来时,她看见长着一双清澈眼睛的男孩,带着阳光的笑容对她说:“不用害怕,以后我来保护你.”一切,从这个笑容开始变得幸福.

她出生那一天,天空突然被暗夜笼罩,四处弥漫起一股灰色尘埃,飘散着绝望的味道,人们因此恐慌万状,村里的人说她是一个受到神灵诅咒的孩子,没有人愿意接近她.她被抛弃在没有生息的角落,带着对那些人们的怨恨孤单地长大.她学会承受一个人的寂寞,如果宿命里注定没有温暖.她不再渴望.

她的王子的出现,改变了一切.生活里有了清澈的眼睛,阳光的笑容.快乐滋润的土地.

后来,白袍法师康拉德预感她是一个有不可知力量的女子,教会她一些魔法,想借机透析她的力量.可是她只能掌握简单的初级魔法,再深入,连忙一头雾水.

王子笑着说,康拉德老了,也有犯错误的时候.薇薇安怎么可能成为像你一样法力无边的法师?她一个人丢在森林里都会迷路.

她也跟着王子傻傻地笑着:“是呀,是呀,康拉德老了.”

“我的安,你有着最可爱的微笑,知道吗?”那天,肯说她的笑容让人有那种安心的归宿感.

于是,她经常微笑.

于是,她忘记了怨恨.

18岁那年,康拉德把心爱的MN魔杖送给她,他说:“孩子,也许你才是它最适合的主人.MN在遥远的东方代表着蕴藏的神秘力量.你看,这里不久将会有一场灾难,前面那股邪恶的风已经慢慢朝着海音的方向刮来.我希望我还有能力拯救.”

那时,海音还是花儿和鸟儿的快乐家园,阳光普照,白云普照,河流歌唱,人们欢舞.

暴风雨来临后,康拉德倒下,终究没有能力改变.一切的一切------不复存在.只是到底是谁的错?

魔法屏障终于被可怕的力量完全摧毁,侵略的人群如破竹般势不可挡的涌入,薇薇安听见一种恐惧的声音在城堡里四处回响:“我来了,你在哪里?我来找你了!”声音飘散在每一个角落.

肯呢,肯在哪里?薇薇安颤抖地低念,随即发疯似的在偌大的城堡里四处寻找.

“肯……肯……肯……肯…….肯……!!”

密密麻麻,成千上万的士兵把她层层包围,他们穿着重重的盔甲,沾满血腥的大刀,狰狞的面容.她不害怕,她只是被围的透不过气来,她要找到她的王子,她的王子呢?肯在哪里,为什么没有看见他?

人群涌动,让出一条路,她终于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,她的王子在前面,直直躺在地上,她看见鲜红的血无休无止从他身体里流淌出来,顺着四肢,顺着嘴角,他的口中血汩汩吐出,好像吐出是灵魂的碎片,不停的吐.

“不要…….肯……不要…….”她跑着过去跪在他的身边,使劲用手唔住他的嘴,想制止血的流出.没有用,鲜血不停地顺着她的手指间隙流出,渗进她的肌肤,刺痛的.

“安……真的对不起……我想…….我保护不了你了.”肯口中涌出血溅在她的手心,痛得象火烧.

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肯……不要离开我,不要”这是怎样的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.薇薇安的嘴唇蠕动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,目睹灵魂破灭的惨痛扼杀了她的喉咙.

“安…….我的安……”王子张合的嘴唇最后一次呼唤安的名字.金黄色的长发染成鲜红.她的王子在所谓命运的安排下睡着,再也没有醒过来.

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,原来心痛起来是如此剧烈,像无数根针在狠狠地扎,无数把刀不停的绞.不间断的.薇薇安感觉到身上有股沉痛的力量不可扼制地在油然上升.

“为什么你们非要他死,他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!!!!!!!!”

她的身后掀起一股巨大的,黑色的风,好像她的疼痛一样喷涌.MN魔杖泛出暗红色的光,奔涌的力量随即爆炸.一个火风暴把无数狰狞的士兵抛向天空,又丢到火里燃烧.不停的,痛苦的呐喊和尖叫在这个沾满血腥的城堡里又一次鬼哭狼嚎地响起.

这就是薇薇安蕴藏的力量,因为仇恨而激发的力量..

黑暗中有个声音不停说着:“不够,还不够,你的怨恨还不够,是这些人杀死你的王子,是他们让你失去爱,失去整个世界,去恨吧,去恨他们,狠狠地恨,激起你所有的力量报复他们.”

“是谁,是谁在说话?”

“是谁,谁在说话?”

“是我,我的主人,我是来寻找你的.”

黑暗中,一个邪恶的影子.黑帽,黑袍,挡住面容.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你.你就是我,千百年我们混为一体.魔界和人界战争时,你被人类的魔法师魔封记忆,丢弃了的力量,我是回来寻找你的,帮助你重新找回力量.”

“回到我的身边吧.我的主人.杀了他们,杀了这些让你痛苦的肮脏的人类.”

头痛,很痛,撕裂的痛.薇薇安拼命地抱着头.

“怎么会是我,为什么会是我?原来所有的痛苦皆因我而起,康拉德解不透的力量,因为我是被魔封的恶魔!难道是我,是我带来了一切的痛苦,一切的血腥!我是罪恶的,可是怎么会是我!”

头好痛,心好痛.

他们恐惧地说着,这是个被神灵诅咒的孩子.

他们远远避开我.

我不是,我不要.我只是很寂寞,很害怕.

肯伸出手,笑着说:以后我来照顾你.

肯,你在哪里,肯,你来救救我!

肯,我只是个一个丢在森林里会迷路的孩子.

肯,不是我杀死你的,我那么爱你,不是我,不是!不是!不是!不是!

肯死了,是他们,是他们这些愚蠢的人让他遭受劫难,肯是一个多么仁爱的君主,他渴望每一处都能散满阳光的温暖,花草的芬芳,人们的欢歌笑语.是这些被欲望蒙住眼睛的愚蠢的人杀死了他,杀死了他!

“主人,把你的痛苦都转成仇恨的火,热烈的燃烧,”那个黑暗的声音从角落里阴深的传来,盘旋在耳旁

肯,他说的是真的吗?这样是不是心就不会痛了.

受不了的痛,是烙印,刺在心脏上的血肉.痛的我要燃烧!

隔着血腥的空气,薇薇安闭上眼睛在笑,长发扬起,张开眼时,她已经化做杀人的恶魔-----MN魔杖在空中化出一道银线,血花四溅,痛吧,大声叫吧,只有痛楚才能让人清楚地感觉到真实地活着.血象水一样在地上流淌-------加诸在我身上的伤口和痛楚,我要你们这些人加十倍偿还.

薇薇安发疯地仰天狂笑,MN魔杖沾满了鲜血,一滴滴地流下-------像眼泪.MN在流泪,那是安的泪,她流不出的眼泪.

“我的安,你的笑最可爱,你要经常笑给我看.”

“我的安,我们种在城堡边的鸢尾花快开花了,要记得去看呀.”

“我的安,是个迷路的孩子,是我的公主.”

“我的安,我会耗尽一生的力量去保护你.”

肯,肯,救我,救救我.安伸出手,徒劳地想抓住那个消失的灵魂,她不想被丢下,不想一个人在孤独的世界里独息喘息.

她慢慢地走向黑暗的影子:“是不是活着,就一定承受痛楚?我们真的是一体吗?我全然感觉不到你的存在?你感觉到我被凌迟的心和灵魂了吗?我们真的不可分割吗?如果宿命如此,那么摧毁我,是否也是销毁了你呢?”

MN鲜红的光亮闪到极致,像跳动的火焰,.有人听见,海音,这个曾经承载快乐的城堡,发出呜咽的哭泣声吗?

“肯,我是你的公主,你等我,我来找你.”

安一挥手,火风暴在海音城堡的上空闪出最炫耀的光芒.吞噬殆尽一个绝美的身影.也许只有死亡才能把幸福带进坟墓.

不.黑暗的影子在一声凄历的尖叫消失在熊熊炽火里.

"肯,我们一起去看鸢尾花开."鸢尾花缀着晶莹的露珠,好像女子的眼泪.依稀记得那次醒来时,有双清澈眼睛的男孩,笑着对她说:不用害怕,以后我来保护你.

我的王子,我要和你一起燃烧,我们永远不分开,我们要去看着每一季的鸢尾花开.

热门花语
相关花语:
花语图文:
花语图文
花语周排行
花语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