丫丫新闻—鲜花行业资讯,活动,花展一网打尽!www.yayaliyi.com/flowernews/

“流动花店”收入超白领 月入上万不稀奇

丫丫鲜花发布于2014-04-25 11:57:36来源:搜狐
  开着载满花木盆景的面包车,走街串巷。后湖、汉南、南湖、光谷、葛店……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将居家观赏花木送到城市的每个角落。在新建小区、集贸市场、三环路口,凡是人流量大、车流密集的地方,你总可以看见他们的身影。

  他们就是都市“流动花店”。别看不起眼,月入过万。也别以为他们很轻松,因为流动卖花绝对是门技术活。

  据保守估计,武汉现有从事“流动花店”生意的小贩不下百人。随着城市的发展,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,“流动花店”便将鲜活的花木送到这里。虽然会为天气而揪心,被“驱赶”,有时还受人欺负,但他们起早贪黑、辛苦努力、在武汉这座城市顽强地生存着。

  “流动花店”收入超白领 月入上万不稀奇

  流动花店鸟枪换炮,月入万元

  早上7点多,刘西开着长安面包车来到恒大华府小区门口。面包车不大,但被花木挤得满满的。小到仙人球、兰花、绿萝、红掌,大到龙须树、非洲茉莉、澳洲杉,俨然就是一个小型花木市场。

  刘西把“流动花店”停在小区人流量最大的一个门口,拿下一些绿萝、兰花摆放在地上,算是给自己做“广告”。不一会小区保安上前劝他离开。刘西很是老练地掏出一包烟,和保安套着近乎,最后达成妥协—在离小区门口稍远一点的地方卖。

  一切妥当后,“流动花店”被市民围了起来。刘西熟练地报着不同花木的价格,和市民讨价还价。“早上都是询问的多,下午4点到晚上8点才是黄金时间,”刘西说。一盆龙须树、两盆红掌,还有一些绿萝和多肉植物,一天下来,刘西卖出300多元的花木。连日来的阴雨天,刘西的生意并不很好,要在平时,一般都可卖到500多元。

  兰花、绿萝卖10到15元,平均一盆赚5元。龙须树拿货价在50多元,最高可以卖到300元。刘西说:“做得好的话,月入1万也是有的。前几年花木生意好做,赚得更多”。

  1987年出生的刘西是广水人,很是健谈。因家里有兄弟三人,刘西初中毕业就南下广州打工。2005年,回汉开始接触花木生意。“最开始是骑自行车,后来换了电动三轮。2008年考了驾照,买了辆二手面包车。前年又花2万多,换了一台长安面包车。”刘西讲到自己“流动花店”鸟枪换炮的经历,笑声一直是那样的爽朗。

  几年下来,刘西在父母的帮助下,用积蓄陆续在东湖花木城和升官渡花木市场租下了两个花木门店,专营观赏花木。对于未来,刘西充满信心,“刨去吃喝,今年大概可以赚5万多,明年准备在葛店买个房子”。

  流动花店de生存之道:追逐人流

  据记者调查,在南湖珞狮路、光谷民族大道、后湖三环线等沿线新建小区门口,“流动花店”的密度比较高。原因很简单也很现实:新建小区刚装修,需要居家观赏花木改善室内空气,美化室内环境。许多大型小区对花木的需求非常大,只要价格合适,销量很是可观。

  “龙须草可吸附甲醛和粉尘,对净化室内空气特别好,只卖30块并且好养”,张体银向小区居民推销着自己的花木。张体银也是一位“流动花店”小贩,他的说法显然起了作用,在藏龙岛一小区,一个上午卖了5盆龙须草。

  相比较而言,刘西更喜欢去高端社区,而且,常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练就了他识人辨人的本领。对于前来询问的市民,第一盆花,刘西都会开出比较实在的价格。如果对方没砍价,第二盆花报价会稍高一点。那些开着好车来买花的人,刘西更是“不会手软”。

  “大型观赏花木和高档花木,像富贵树、榕树、红掌等会送到高档小区去。而低档花木,像绿萝、兰花、仙人球则会拖到还建房小区”,刘西说:“略有损伤、品相不太好的,则会拉到葛店等远郊区卖”。这些经营之道也是刘西慢慢摸索出来的。这些经验,也让他的“流动花店”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。

  从2005年开始卖花,到2014年有自己的花木店面,刘西“流动花店”的花木换了一茬又一茬。从最开始的吊兰、绿萝,到散尾葵、滴水观音,再到现在的龙须树、澳洲杉,高档花木越来越有销路。“市民慢慢接受并愿意购买高档花木,而高档花木的利润空间也更大”。

  流动花店靠天吃饭 麻烦不少

  连续数天的连绵阴雨,“流动花店”小贩宋洲的心也揪着。“武汉人下雨都不怎么出门,更没什么心情买花”,宋洲抱怨道:“卖花也是靠天吃饭,碰运气”。2013年,宋洲看到红掌市场很好,便从花木市场拿了很多红掌。但由于那年冬天很冷,而自己进的红掌产自广州,不适应武汉天气,很快就死掉了,这一单令宋洲亏了几千块钱。

  花木销售的黄金时间是每年的冬春两季,下雨天对于“流动花店”老板来说,就意味着损失。而通常7月到9月是花木销售淡季,最差的时候一天都没有什么生意。

  宋洲说:“一天的油钱、过路费少则三四十块,多则上百块,如果没有生意,就只有亏本。”而这些往往也让小贩们大呼吃不消。

  早出晚归,同样是刘西、宋洲这些“流动花店”小贩一天的生活。中午一餐基本上“将就一点”,累了就在车上眯一会。这些苦在刘西看来都没有什么,最怕的还是城管。刘西也知道,自己的“流动花店”是占道经营,存在偷税漏税的问题。“遇到城管,再好卖花的位置都得离开”,刘西不情愿地说。

  不过,最让刘西气愤的是地痞的“骚扰”。今年3月,刘西在光谷新竹路卖花。一伙当地青年把面包车围起来,开口就要收300块“摊位费”,否则就要闹得他做不成生意。“之前在汉南菜场、汉阳王家湾夜市都遇到过这种情况,每次只收5块钱”,刘西无奈地说:“他们开口就要300,实在是太狠了”。
热门推荐
相关阅读:
图文推荐:
丫丫推荐:
热门图文
热门资讯
花卉推荐